當前位置:高考升學網 > 學海無涯 > 正文

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內容和意義

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內容和意義

更新:2020-02-13 09:34:25 高考升學網

一、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內容

在1953年周恩來在接見印度代表團時首次提出互相尊重領土主權 、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內政、平等互惠、和平共處的五項原則(后來在措辭上作了修改,改為: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內政、平等互利、和平共處。)

二、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意義

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提出后,獲得世界上越來越多國家的贊同,成為解決國與國之間關系的基本原則。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提出,是中國獨立自主外交政策的完整體現,標志著中國外交政策的成熟。 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提出是國際關系史上的重大創舉,為推動建立公正合理的新型國際關系作出了歷史性貢獻。這也表明中國確定了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路線。 [4]

半個世紀以來,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不僅成為中國奉行獨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的基礎,而且也被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接受,成為規范國際關系的重要準則。

幾十年來,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經受了國際風云變幻的考驗,顯示了強大的生命力,在促進世界和平與國際友好合作方面發揮了巨大作用。中國不僅是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倡導者,而且是其忠誠的奉行者。在這五項原則的基礎上,中國與絕大多數鄰國解決了歷史遺留的邊界問題,與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建立了外交關系。

三、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傳播

(一)在建立外交關系中以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為基礎

新中國成立的第二天,周恩來總理兼外交部長就以公函形式向各國政府發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公告》,宣告新中國將在平等、互利和互相尊重領土主權的基礎上與世界各國建立外交關系,這是新中國政府的第一個外交文件。最早與中國建交的是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國家。1949年10月2日晚,蘇聯副外長葛羅米柯致電周恩來,表示蘇聯政府決定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系。10月3日,周恩來復電葛羅米柯,對蘇聯政府決定和新中國建立外交關系表示歡迎,中蘇正式建立外交關系。到1950年1月18日止,除南斯拉夫之外的其他社會主義國家都與中國建立了外交關系。隨后,亞洲的印度、印度尼西亞、緬甸和歐洲的瑞典、丹麥、瑞士、芬蘭七個國家,在抗美援朝戰爭開始之前也與中國建立了外交關系,這是第一批同新中國正式建交的非社會主義國家。此時,中國雖然還沒有正式提出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但平等、互利和互相尊重領土主權已經成為指導中國與各國關系的基本原則。

抗美援朝戰爭期間,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推行孤立和封鎖中國的政策,中國僅在1951年5月與巴基斯坦一個國家建立了外交關系?姑涝瘧馉幗Y束以后,中國政府倡導以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作為指導國際關系的基本原則,并通過參加日內瓦會議和亞非會議,使國際社會對中國希望與世界各國和平共處的誠意有了較為深入的了解,中國的國際影響力明顯提高。到1971年底中美關系解凍前夕,共有54個國家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基礎上,與中國建立了外交關系,其中非洲27個、亞洲15個、美洲3個,這些國家大多數是亞非拉地區的發展中國家。值得一提的是,1964年,法國作為第一個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基礎上與中國建立外交關系的西方大國,對70年代初加拿大、意大利等6個西方國家與中國建立外交關系具有明顯的推動作用。中國與這些西方國家外交關系的建立,意味著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不僅成為指導中國與亞非拉國家關系的基本原則,而且也成為指導中國與資本主義國家關系的基本原則,五項原則在國際社會的地理空間和政治空間都得到了明顯的拓展。

1972年,尼克松訪華后發表的《中美上海公報》明確指出,“雙方同意,各國不論社會制度如何,都應根據尊重各國領土主權和領土完整、不侵犯別國、不干涉別國內政、平等互利、和平共處的原則來處理國與國之間的關系”,正式啟動了中美關系的正;M程。隨后,日本和其他西方大國都先后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基礎上與中國建立了外交關系。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建立外交關系,建交公報重申要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基礎上發展中美關系。從1972年中美關系解凍到1982年中國決定實行全方位對外開放,又有51個國家與中國建立了外交關系,其中非洲16個、亞洲8個、美洲12個、歐洲8個、大洋洲6個,五項原則的推廣從亞非延伸到拉丁美洲和大洋洲。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在建立國家間正常關系的問題上變得更加成熟和理性。正如鄧小平所言,“處理國與國之間的關系,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是最好的方式。其他方式,如‘大家庭’方式、‘集團政治’方式、‘勢力范圍’方式都會帶來矛盾,激化國際局勢?偨Y國際關系的實踐,最具有強大生命力的就是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新時期中國在對外關系上推行全方位的開放政策,全面參與國際事務,擴大國際交流與合作,外交戰線呈現出勃勃生機。從全方位對外開放到冷戰結束,與中國建立外交關系的國家16個,其中非洲4個、亞洲7個、美洲4個、大洋洲1個。外國學者也認為開放后的中國,“不再拒絕同外國交往,不再挑剔外國時常發生變化和不完善的東西”。從冷戰結束至今,與中國建立外交關系的國家共36個,其中非洲4個,亞洲15個、美洲3個、歐洲15個、大洋洲3個。隨著中國外交空間的不斷拓展,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先后在中國同100多個國家中的建交公報中得到確認,并逐漸成為國際公認的指導國家間關系的基本原則。

(二)國際會議成為中國傳播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重要渠道

1954年4月,中國政府參加了關于政治解決朝鮮問題和恢復印支和平問題的日內瓦會議。4月28日,周恩來在關于朝鮮問題的會議上首次發言時就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人民一貫愛好和平,反對戰爭。我們從不侵略、也不會侵略任何國家,但也絕不容許任何國家對我們進行侵略。我們尊重各國人民的選擇和維護他們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國家制度而不受外來干涉的權利;同時,我們也要求其他國家用同樣的態度都遵守這些原則,并抱有相互合作的愿望,我們認為,在不同的社會制度下的世界各國是可以和平共處的”。6月18日,周恩來在與澳大利亞外長凱西的談話中也表示,“中國愿與東南亞以及西太平洋的一切國家和平共處,這當然也包括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在內。這是中國對印度的政策,但中國也把這一政策用于其他一切國家。這不僅是說說而已,而是我們五年來遵循的政策”。7月21日,在日內瓦會議的最后一次全體會議上,越南代表范文同強調,為了在印支地區建立穩定的和平,“我們要求東南亞人民和亞洲人民在互相尊重領土完整、互不干涉內政、互不侵犯、平等互利、和平共處的基礎上,給予合作”。周恩來也發言表示,“為了維護亞洲的集體和平……亞洲國家彼此之間應該根據互相尊重領土主權、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內政、平等互利、和平共處的原則進行協商和合作”。會議最后通過的宣言要求與會國“在對柬埔寨、老撾和越南三國的關系上,保證尊重上述各國的主權、獨立、統一和領土完整,并對其內政不予任何干涉”,體現了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精神。

1955年4月的亞非會議,“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傳播的過程中具有重要的歷史地位”。會前中國就確定參加會議的最高綱領是爭取締結亞非國家和平公約或和平宣言,主要內容是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反對殖民主義、要求和平、反對戰爭。美國國務院情報研究所的情報評估也認為,中國參加亞非會議的方針之一將是,“努力尋求達成一份體現出周恩來—尼赫魯五項基本原則的決議”。4月19日,周恩來在向亞非會議提交的書面發言中指出,“根據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內政、平等互利的原則,社會制度不同的國家是可以實現和平共處的。在保證實施這些原則的基礎上,國際間的爭端沒有理由不能夠協商解決”。在會議就所謂的“共產主義威脅”陷入爭論的情況下,針對有些國家的代表對五項原則的措辭和數目的不同看法,周恩來在4月23日的大會發言中強調,“五項原則的寫法可以加以修改,數目也可以增減,因為我們尋求的是把我們的共同愿望肯定下來,以利于保障集體和平”。中國代表團為增進亞非國家的和平共處所表現出的政治耐心和誠意,得到了與會國代表的普遍認可與贊同。會議最終通過的《亞非會議最后公報》中倡導的和平相處十原則,不僅包含了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內容,而且“是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引申和發展”,為亞非國家的團結與合作奠定了基礎。會議期間,中國代表團還通過積極的外交活動,簽署了《中國與印尼關于雙重國籍問題的條約》,搭建起了與眾多亞非國家交往的橋梁,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和求同存異的政治主張在亞非國家之間擴散開來。

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大會通過了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合法席位的決議。11月中旬,喬冠華率中國代表團赴紐約正式參加了尚在舉行的第26屆聯大。喬冠華在大會發言中指出,“我們一貫主張,國家不論大小,應該一律平等,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應該成為國與國之間的關系準則。各國人民有權按照自己的意愿,選擇本國的社會制度,有權維護本國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任何國家都無權對另一個國家進行侵略、顛覆、控制、干涉和欺負”。這是中國代表第一次在聯合國的舞臺上推廣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得到了眾多國家的響應和支持。1974年4月,鄧小平率中國代表團參加了聯合國第六屆特別會議。小平同志在會議發言中強調,“國家之間的政治和經濟關系,都應該建立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基礎上”。會議期間,鄧小平還會見了一些重要國家的領導人,表示“各國在尊重國家主權、平等互利、互通有無的條件下,開展經濟技術交流,取長補短,對于發展民族經濟,是有利的和必要的”。中國代表團的政治主張在很多國家,尤其是廣大的發展中國家的代表中間引起強烈共鳴。鑒于聯合國當時已有130多個會員國的客觀現實,以及中國國際影響力的不斷提高,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向世界各地的推廣已成為不爭的事實。改革開放以后,中國支持聯合國組織根據憲章精神所進行的各項工作,積極參加聯合國及其專門機構開展的有利于世界和平與發展的各種活動,努力增進與世界各國在各個領域的合作,推廣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深度和廣度進一步加強。

(三)提供對外援助也是中國傳播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重要路徑

對外援助是一國外交理念在國際社會的明確展示,也是中國和平外交政策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推廣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具有重要作用。新中國成立之際,恰逢國際上美蘇冷戰正酣之時。為了打破帝國主義國家對中國的孤立,國力十分薄弱的中國,支持亞非拉國家的反帝反霸斗爭,并保持了相當規模的對外援助,援助的對象主要是朝鮮、越南和蒙古等社會主義國家和亞非新獨立國家,其中援助最多的國家是朝鮮和越南。不論是建國初期把對外援助看作“一項嚴肅的政治任務”,“對兄弟國家和民族主義國家應盡的國際義務”,還是20世紀60年代以后受左傾思潮的干擾,以“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精神”作為對外援助的出發點,中國雖然都有自身的政治訴求,但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始終是中國對外援助的基本前提。這一時期,中國政府在堅持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基礎上推出的對外援助八原則,對于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擴散具有重要的推動作用。

1963年底到1964年初,為了扭轉因同時與美蘇兩個超級大國對抗給中國外交造成的被動局面,周恩來總理率團訪問了非洲十國,這是新中國領導人首次踏上非洲大陸,也是新中國與非洲的“開山之旅”。1964年1月14日,周恩來在與加納總理恩格魯瑪的會談中,提出了中國對外援助的八項原則。1月16日,在兩國政府發表的《聯合公報》中,向全世界宣布了《中國對外經濟技術援助的八項原則》,即平等互利;尊重受援國主權,絕不附帶任何條件,絕不要求任何特權;中國以無息或低息貸款方式提供援助;幫助受援國走自力更生、經濟上獨立發展的道路;力求投資少,收效快;提供中國最好的設備和物資;幫助受援國掌握技術;專家待遇一律平等。1月21日,周恩來在訪問幾內亞的一次講話中強調,新獨立的亞非國家在各自發展獨立的民族經濟過程中,“應該互通有無、互補短長、互相援助。一切援助都是相互支持的,都應該完全符合平等互利和互不干涉內政的原則,決不允許利用援助進行控制、掠奪、干涉甚至顛覆”,從而進一步闡明了中國政府對外援助的原則和立場。

中國的對外經濟技術援助八項原則在國際經濟合作領域獨樹一幟,特別是其中的“絕不附帶任何條件”一項,明顯區別于西方國家一貫的有條件對外援助的做法,充分體現了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深刻內涵,有利于亞非國家更好地了解并理解中國,為中國發展與非洲及其他地區的國家間關系注入了新的活力。坦桑尼亞總統尼雷爾就曾表示,“無論是在中國給予我國的巨大的經濟和技術援助中,還是我們在國際會議的交往中,中國從來沒有一絲一毫要左右我們的政策或損害我們國家主權和尊嚴的企圖”。1976年以前,中國對外援助的國家和地區高達110多個,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擴散也隨著中國對外援助范圍的擴大不斷向縱深方向推進。改革開放以后,中國對外援助的方式、主體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對外援助逐漸朝著互惠互利、健康可持續的方向發展。但是,中國堅持對外援助不附帶任何條件、不干涉受援國內政、充分尊重受援國自主選擇發展道路和模式的權利的核心思想一直沒有改變,新時期中國制定的相互尊重、平等相待、重信守諾、互利共贏的對外援助基本原則,正是中國繼續貫徹和推廣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重要體現。

欄目推薦

西安工業大學是985大學嗎

時間:2020年04月22日

黑河學院是哪個省的

時間:2020年04月22日

長江師范學院是本科嗎

時間:2020年04月22日

貴陽學院是本科還是?

時間:2020年04月22日

西安航空學院是一本還是二本

時間:2020年04月22日
山西扣点点客服 快速赛车开奖官网结果 意甲2019一2020主场积分 熊猫麻将微信群 安徽乐乐麻将安卓怎么下载 会摄影怎么在互联网 全球股市行情实时行 正规分分彩彩票软件 股票数据分析网站 网站流量怎么赚钱 麻将一共多少张